汕娱综合资讯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题图库> 敬畏生命作文 > 焦点关注二:敬畏生命 > 正文

焦点关注二:敬畏生命

2017年05月30日 来源:新浪博客

摘要:在我们心中竖起一座生命纪念碑南方周末2007-04-26方舟评论□长平那30吨滚烫的钢水倾倒下来,和32名工人的躯体以及他们惨烈的哀嚎浇铸在一起,在地上烙出一个巨大的伤疤,一个令人触目惊心而又深感耻辱的伤疤。这就是辽宁铁岭清河特钢公司“4·18”事故留给我的最初印象。当网友们提议以那些钢水浇铸死难者...

 

在我们心中竖起一座生命纪念碑

南方周末    2007-04-26

方舟评论 □长平

 

那30吨滚烫的钢水倾倒下来,和32名工人的躯体以及他们惨烈的哀嚎浇铸在一起,在地上烙出一个巨大的伤疤,一个令人触目惊心而又深感耻辱的伤疤。这就是辽宁铁岭清河特钢公司“4·18”事故留给我的最初印象。当网友们提议以那些钢水浇铸死难者纪念碑的时候,我脑子里呈现的仍然是这一景象。
  4月16日,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恶性校园击案,33人无辜丧命。同一天,河南省宝丰县王庄煤矿发生爆炸事故,同样数量的矿工不幸遇难。国内媒体对于前一起事件做了充分的报道,报纸不惜版面,事无巨细,连篇累牍,网站开设了随时更新的专题,死者照片得以一张一张地展示;而后一起事件则被轻描淡写地放在了报纸和网络的角落里,也没有多少追问。有人为此感到愤怒,称中国人的生命不如美国人的生命贵重。
  面对这样的言论,我当时想到的是,从新闻的价值来说,这是一种误读。不能不承认,中国的矿难太频繁,几无新意可言,导致人们反应迟钝,感觉麻木。而校园击案无论从场面的戏剧性还是背后的故事性,都具有较强的可传播性。同时,报道外国案也没有过分渲染和炒作之虞。因此,媒体的报道规模无关乎生命价值,仅关乎新闻价值。
  仿佛是给我的这种分析一记重重的耳光,仅仅两天之后,辽宁铁岭清河特钢公司发生了钢水浇人事故,32名工人在1500度高温的钢水中遇难。从新闻的奇特性来说,这是一场闻所未闻的惨剧;从新闻的重要性上说,这是钢铁企业发生的最严重的恶性事件;从新闻的贴近性上说,如此怪异的严重事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。然而,在报纸上依然看不到长篇报道,在网络上依然无法向死者的遗像致哀。
  当然我们仍然可以辩解说,钢水浇人的新闻价值还是比不上校园案,因为后者的故事性仍大于前者,而且其死难者均为风华正茂的青年学生,更容易引发人们的伤痛。尽管这些分析也不无道理,但是我再也无法理直气壮地用新闻价值来回避对生命价值的追问。
  矿难频发真的是视觉疲劳和感觉麻木的原因吗?就其发生的频率和纠正的难度而言,美国案的确堪比中国矿难———只不过一个是为自由理念付出的代价,一个是制度缺陷的陪葬品。但是,有谁能够想象,假如美国案以更加频繁的次数发生,美国民众会听得疲倦、漠不关心吗?也许相反,那会激发他们更大的兴趣———到底为什么会这样?甚至会激发他们的抗议行动,要求有关方面必须问责,并拿出新的应对措施。
  仍然从新闻价值上看,我发现一个现象,那就是美国校园案发生之后,新闻源总是在不断地扩大和升级。以此次案为例,扩大的新闻源包括总统讲话、校方声明、万人哀悼、降半旗、遗照上网、摆石块作纪念、祈祷与献花等等。几乎整个社会都被动员起来,新闻因此源源不断;而每一次增加新闻源,媒体都会跟进报道。国内发生矿难时,地方对新闻资源往往是在做减法,巴不得谁也不知道,媒体也因此无更多信息可以报道。
  不得不承认,在这些兴奋与麻木的背后,在这些新闻增减的背后,是人们面对生命价值的理念和态度,是在生命遭受威胁与损害时的情感与行动。
  有人说,中国重大伤亡事故太多了,如果每一次都隆重悼念,我们还忙得过来吗?如果每一次都充分报道,媒体还有空间刊载别的内容吗?对这种疑问的回答是:如果每一次都隆重纪念了,如果每一次都充分报道了,如果每一次都认真追问了,那就不会有那么多埋葬生命的制度缺陷了,那就不会有那么多重大伤亡事故发生了!
  一些网友正在讨论,辽宁铁岭“4·18”事故中的钢水应该用来浇铸成什么样的纪念碑。有人提议铸成一座方碑竖立在工厂外面,有人提议分割成32块交给死者家属。这些意见都很有价值,而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始终是那块烙在地上的惊悚而耻辱的伤疤——由此我明白了:更加重要的是,要从文化上,从观念上,从我们的心中,竖起一座生命纪念碑,并把我们心中的生命纪念碑,当作引导我们制度的航标!

 

请把血肉钢渣浇铸成一座纪念碑

 

4月18日,辽宁清河特钢发生钢包脱落事件。1500多摄氏度的外泄钢水冲入“近在咫尺”的工房,32名工人的生命在瞬间被吞噬。这片熔铸了32个魂魄的钢板,后被铲起来,今天已经是一堆钢渣。据钢厂工人透露,这些钢渣将被回炉再炼。

  灾难就是这样残酷,它毫无征兆地突如其来,等我们回过神来,一切都已然归于寂灭。作为中国钢铁史上最惨痛一页的辽宁清河特钢钢包脱落事件,32名血肉之躯瞬间融化为钢水,继而又凝结成一块“七八公分厚、30吨重”的钢板。生命的无常和脆弱在此凸显地无比真切,令人肝肠寸断、不忍卒视。

  然而,“造化又常常为庸人所设计,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,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,以给人暂得偷生”——转眼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麻木和轻贱降临的速度超乎我们的想象,而今那块熔铸了32个魂魄的钢板已经变成一堆钢渣,“将被回炉再炼”。或许在不久之后,这32个亡魂将分散各处,以钢筋水泥的形式永恒观照着城市的某个角落。

  人命如草,前程似芥。当生命的逝去被当作“钢渣”来对待,死者的尊严被置于何地?生者的怜悯又将何以自持?当真在巨大的不幸面前,我们早已为自己准备了心灵的雨伞,只会隔着雨帘冷看朝夕相处的兄弟魂飞魄散?

  死者长矣已,生命的价值如果不能在尊重和体恤中变得崇高起来,就必将在麻木和冷漠中继续卑微下去。“每一个人都是这广袤大陆的一部分,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,因为我是包孕在人类之中的。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,它为每一个人敲响”——约翰堂恩的诗句历经岁月风尘,至今余音绕梁,理应成为我们对待死者的“启示录”。

  持此信念,我们就绝不能将那堆“血肉钢渣”回炉再炼,让这一惨痛的事件从此湮没于现实、尘封于历史,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足以使时代蒙羞。只有把这堆见证了死者恐惧与挣扎、脆弱与无助的“钢渣”塑立成一座“纪念碑”,我们才算保留了人道的底线。这既是我们表达对死者哀悼、对生者慰藉、对历史负责的唯一方式,也是我们能够从灾难的巨大阴影中突围而出的唯一道路。

  美国思想家尼布尔曾言:“人有不公正的倾向,民主成为必要;人有公正的倾向,民主成为可能”。套用这句话,我们也可以说,人有遗忘的天性,纪念成为一种必要;人有不遗忘的努力,纪念成为可能。唯有对那些在灾难中消失中的人们保有一颗纪念之心,我们才能收获一种尊重生命的文化。

  但凡能称之为“伟大”的东西,必然是关乎人的,而其对生命存亡的态度,自然成为衡量的标准。在时代的宏大叙事面前,一个人的生命或许一钱不值,但谁又能找到比生命更值钱的东西?无论如何,务请将这堆“钢渣”浇铸成一座纪念碑,以尊重生命的名义。

 

编辑推荐

泸州市召开2017年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纳溪区工作现场会

阅读排行

Copyright © 2015 汕娱综合资讯网 http://www.333yule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