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车

巨头争相抛售传统业务?买与卖中看GE、ABB等如何变革

字号+ 作者:新闻小编 来源:未知 2019-07-11 10:53 我要评论( )

:这是一个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碰撞、交融的时代。 十年前,依靠低毛利、高周转的模式传统产业快速成长。但在需求增......

这是一个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碰撞、交融的时代。

十年前,依靠低毛利、高周转的模式传统产业快速成长。但在需求增长放缓、人口红利消退和成本压力三重冲击下,过往增长模式已然受到挑战。

挑战也被视为机会,市场压力为企业创造了可遇不可求的转型机遇期。

今年三星在中国相继关闭了两家手机制造工厂。是三星不行了吗?要撤离中国了吗?

三星集团财报显示,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仍明显增长,盈利能力尚在。而在中国消减的同时,三星新增投资24亿美元,在华建设动力电池生产线和车用 MLCC(多层陶瓷电容器)工厂等新项目。

很显然,这是三星集团的转型——调整产品结构聚焦高端制造业,而低端产业其选择了人力等成本更低的越南和印度。

事实上,这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效应,转型升级是必然的。

与此同时,全球经济、产业结构调整更为剧烈。自动化领域从几大巨头的动态可见一斑。

GE、西门子、ABB、库卡、欧姆龙……动作频频,在闭与建、买与卖中,卖是洒脱地去重,买的是增益的新生。

一种是大刀阔斧

近一两年最受关注的莫过于GE。

2017年以来GE股价下跌超5成,几近2008年金融危机最低点。

2018年7月公布的世界500强榜单,通用电气公司位列第41名,下降了10名,营业收入1223亿美元,利润亏损58亿美元。

为了适应经济下行寒流,GE节流幅度不小,大量裁员的同时频频剥离、出售传统业务。在诸多媒体的报道中,系列动作恐怕是GE每况愈下的缩影。

而去年将GE推上风口浪尖的缘由是,作为工业巨头竟然要卖掉其曾经大力鼓吹且被广泛看好的GE Digital(GE数字集团)业务,这一决定看起来不像是“瘦身”倒像是“割肉”了。

面对外界的猜测,GE并不为所动,“瘦身”力度一如计划。毕竟从爱迪生创建通用电气至今的100年来,GE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风浪,但是这只大船总能在乘风破浪中重生。

此前GE两次大的危机分别是1980年后和2008年后的一段时间,期间GE都曾大规模裁员以及消减公司成本。

第一次,GE通过将业务扩展到金融服务度过危机,到2001年GE成功从营业额250亿美元的工业制造公司转变为一家营业额1250亿美元、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的“商业帝国”。

第二次,金融危机爆发,GE股价一年下跌42%,GE大刀阔斧剥离金融、水处理和家电等业务,重返制造业,到2016年在工业制造领域收入达到174亿美元,约是2000年的三倍。

彼时,GE以95亿美元收购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电力和电网业务却被广泛认为是败笔。如今GE电力已然是其最大的收入来源,2017年创收约360亿美元。

时间一晃来到2017年,全球经济、产业结构渐变,在利益的驱使下以及产业演进规律下,一些传统产业逐渐衰退,向新兴产业转移。

21世纪了,GE仍旧是那个好汉不吃眼前亏的GE。眼见部分业务盈利不足,毫不犹豫下手重置并调整诸多业务部门,退出运输和照明等过去几十年来公司标志性业务板块,并将重心放在电力、航空和医疗三大核心业务。

不过,GE并不全然是脱缰的野马,在外界的舆论压力下,GE决定仅出售部分GE Digital业务,并将剩余部分设为一家独立公司。

如果从投资者角度来看,GE的种种动作都可被看作是增加股东回报率的调整,从创立至今一直如此。

此外,GE不仅仅只有卖,还实施了收购业界领先的机器人制造商OC Robotics、在天津启用首个海外智能制造技术中心,以及成立了投资12亿美元的工业物联网软件公司等举措。

据悉,2019年GE将继续通过额外的投资组合来重新调整公司业务。

可以说,100多年来 GE始终让自己赶跑在变革、重生的路上。

GE的例子让工控小编想起“大船难掉头”这个短语,像GE一样多几个股东“爸爸”盯着,恐怕任尔再难也得调。

一种是稳扎稳打

相较于GE,ABB好过很多,而且过得还不错。

值得一提的是,ABB和GE的战略部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首要的核心思想都是注重盈利增长。

从ABB可以看到大集团的显著优势,ABB也将其充分利用,那就是“业务主导的跨部门合作”,即利用整个集团在电力与自动化行业的综合部署,使得各个业务板块都能在不同设备方案上自给自足,从而高效率、高质量服务客户。

事实上,集团的魅力多半是从买买买开始的。

近两年ABB的“买”异常丰富,前后包括并购德国协作机器人公司Gomtec、收购瑞典系统集成公司SVIA、收购贝加莱、收购GE工业系统业务等。

同时,ABB还在乐此不疲地“建”,如已经落成的ABB机器人重庆应用中心、投资超过20亿元的厦门工业中心等,以及将建的投资1亿欧元的奥地利创新与培训园区、在上海投资1.5亿美元的其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工厂……

ABB“卖”的方面倒不多,引人注意的是前不久以110亿美金的估值将电网业务部全部业务出售给日立集团。

不难发现,比起GE,ABB的动作看起来更得章法,几乎是围绕着电气产品、机器人及运动控制、工业自动化和电网事业部四大业务展开。

不过,这些也一直是ABB的核心业务,变动并不大,只是整体上做了重构以及部分细分业务的抛售,将自身塑造为一家以市场为导向的、专注而精简的公司。

除了以上部署,不得不说的是ABB重点发力的数字化业务——ABB Ability数字化解决方案,为其带来了稳定的业绩增长。

可以说,近两年ABB在机器人和数字化上倾斜的业务资源也得到了比较好的回馈,这是新兴产业带来的机遇。

工控小编认为,不管是聚焦核心业务还是新兴产业,贴合时代的变化才是妙计。

当然了,买卖不只有GE和ABB,例如西门子收购Mendix公司继续扩展数字化业务、西门子收购工业实时定位系统(RTLS)的供应商Agilion公司、施耐德电气收购印度LT电力和自动化业务、研华认购欧姆龙旗下OMRON Nohgata 80%股权……

据工控观察,2018年下半年以来,明显感觉到行业下行的压力,也要提醒大家,需要提早做好市场低迷的应对措施,防患于未然。

我们没办法对所有的企业进行一一分析,该何去何从。不过可以从巨头的转型经验中,总结出一些实践经验,并加以利用。

如果说GE的大刀阔斧是一种断臂重生,那么ABB、西门子的转变就是稳扎稳打地推进。前者更为英勇,后者更为沉稳,但相同的是奋力转变的魄力。

在这个激烈变革的时代,从不缺壮士、勇士和志士,但若想屹立不倒我们更要成为谋士或者与谋士为伍。

而闭与建、买与卖无一不是智者几经考量后的变革决策。

      本网提醒:本网站转载【巨头争相抛售传统业务?买与卖中看GE、ABB等如何变革】文章仅为流传信息,交流学习之目的,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;凡呈此刻本网站的信息,仅供参考,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,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,请及时联系本网站,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精彩导读